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8th Apr 2013 | 一般 | (1 Reads)
北風呼嘯,大雪紛飛,我腳踩被冰雪主宰的大地,下意識地將衣服裹得緊緊的,獨守一簾幽夢。一切好像沒有了盡頭,我的心灰暗,慘淡,我好想逃,逃到另一個世界去…… 那年,父親被任命為步兵二三七團團長。團部在偏遠的郊區,我所就讀的中學在市區最繁華地段。我剛過來不久,對這裡還不熟悉。小李是我家的公務員,我倆每天各自騎著一輛單車,並肩在路上來回行駛。小李忠厚老實,不大愛說話。我性格內向,可在內心還是喜歡調皮搗蛋的兵哥哥。攤上他,我頓時覺得生活枯燥無味,便整天耷拉著腦袋,心情低落。 一天中午,我無精打采地走出校門。小李推著單車,快步走到我跟前,說道,政委和參謀長的女兒也在這所學校讀書。我立即來了精神,急忙問道,那我可以和她倆一同走嗎?當然可以,小李笑道。參謀長的女兒叫鄭璇,由自家的公務員小潘陪同。政委的女兒叫楊芊芊,她以前由自己的表哥陪同。後來,她表哥因有事,去了外地,政委便委託小潘同時也關照著她。在以後的路途中,我們是五人同行。 我之所以感到輕鬆,主要是由於小潘的存在,他高大英俊,性格灑脫。小潘是北京人,我不清楚他父母是做什麼的,只知道他家裡很有錢。他每月的津貼根本不夠花,家裡時常給他匯款。他有時高興了,也給鄭璇幾十塊錢花花。鄭璇外向,兩個人相處難免會有碰撞。那天,我就親眼看到他倆打架。鄭璇一副假小子的派頭,毫不留情地給了小潘一拳。他也不客氣地還了鄭璇一下。鄭璇氣鼓鼓地撇下他,獨自一人飛快地往前走,而小潘就在後面追。不過,兩個人都不記仇。第二天,雲開霧散。社會上的小混混常來學校騷擾學生。鄭璇也深受其害。有一回,他倆來到校門口,恰巧有一個小混混被鄭璇撞見了。她指著那個人,對小潘命令道,給我教訓他!小潘抬起頭,向他打個手勢,處之泰然地厲聲喝道,你過來!還沒等小潘動手,那個小子已被他的氣勢所壓倒,嚇得掉頭就跑。 清晨,我們一路上說說笑笑。小李是新兵,見了小潘就喊班長。我故意沉下臉,斥責小李,小潘明明就不是你的班長嘛?以後不准你叫了。小李進退兩難,他紅著臉瞅著小潘,硬是沒有出聲,不知該如何稱呼他了。小潘嘿嘿笑道,部隊有個規矩,新兵見了老兵都要喊班長,就像在學校裡,雖然有的老師不教你們,可你們見他也得喊老師。 小潘看到一位素不相識的姑娘騎著單車在前方緩緩行駛,眼睛骨碌碌地直轉,兩隻腳便蹬得越發快,趕到前面擋住了她的去路。那個姑娘嚇得魂飛魄散,還以為是遇到了強盜,差點兒連車帶人摔倒在地。小潘落落大方地向姑娘敬個禮,很有禮貌地問候,你好。那個姑娘揚了揚眉毛,輕蔑地瞟了他一眼,罵了句“神經病”,就繞著他走了。他垂頭喪氣地推著單車走到我們跟前,裝作一副悲傷的樣子仰天長歎,我上高中時,女朋友有一個排,可現在沒有一個人要我了。鄭璇笑嘻嘻地對我說道,你沒來時,也是在路上,小潘說,同志們,我給你們講一個故事。從前,有一個國王愛放屁……他剛說到這裡,就“噗噗噗”地放了好幾個響屁。我們捧腹大笑。  我每天清晨起來,磨磨蹭蹭。兩個姑娘為此常常數落我,可又懶地到我家來,便派小潘催我。我有個習慣,邊聽音樂邊吃早飯。小潘莞爾一笑,瞅著我說道,早晨聽音樂也是一種享受,而且能增強記憶力。我吃畢,背著書包疾速地往外衝。別急!小潘一把拉住我,說道,你衣領都塞到脖子裡面去了。他輕輕地把我的衣領翻出來,整平了,像一個親切的大哥哥。 按規定,騎單車經過部隊的大門,都要下來。我們三個中學生仰仗父親的權勢,風一樣地呼嘯而過,臉上滿是得意的表情。那幾個站崗的士兵,嘴巴張了張,又無奈地合住了,眼睜睜地看著我們離去。小潘和小李猶豫不決,有所顧忌,看上去很緊張。不要下,衝過去!我們仨回過頭異口同聲地喊道。在我們仨的鼓動下,他倆憋足了氣,低著頭,猛地從大門口橫穿而過。下車!下車,你倆聽見沒有!後面傳來了憤怒的叫喊聲。其中有一個士兵在後面追著,喊著,跑出了好幾米遠。我們衝鋒陷陣,興奮地真想高歌一曲。 下午,小潘早早地來到了學校。放學後,我背著書包,走出教室,無意中看見他在跟班主任談話。末了,他向班主任深深鞠了一躬,誠懇地說道,趙峰以後就請你多多照顧了。驀地,我的眼裡濕濕的,有一股暖流彷彿從心裡流過。 那兩個姑娘還在教室裡和同學嬉戲打鬧。我和小潘背靠著圍著操場的欄杆,閒扯。小潘問我,你看楊芊芊和鄭璇,我對誰最好?我脫口而出,當然是鄭璇,因為你是她家的公務員。小潘欲言又止,他仰著頭望著天空發呆。很快地,他又醒過神來,說道,你說得對!他苦笑著,臉上複雜的表情使人難以猜透。 軍營像一座古老的城堡。營房縱橫交錯,井然不紊,空氣新鮮,道路乾淨整潔,只有在秋天,偶爾才能看到幾片落葉。道路的兩旁是挺拔的大樹和碧綠的草地,遠處是巍峨的打靶山。夜裡,墨藍的天空只有稀稀落落幾顆星星。我們仨到警衛連把小潘叫出來,繞著訓練場一路小跑。小潘說道,我高中三年都住校,我們宿舍有八個男生,每天夜裡都鬧到很晚。有一天,我講了一個笑話,他們都哈哈大笑。後來,有一個男生笑著笑著,突然笑不出聲來了。我們只見他兩隻胳膊和兩條腿不停地舞動,嘴巴張得老大,合不住了,一臉的痛苦狀。原來是他的下巴脫臼了。我們誰都不能動,一動他就疼。沒辦法,我們只好送他到校醫室。第二天上午,在政治課上,老師又講了一個笑話。同學們都縱聲大笑。那個男生想笑,又不敢太放肆,就用兩隻手托著自己的下巴,瞇著兩隻眼睛嘻嘻地笑。小潘說著,還模仿著,我們仨笑得前仰後合。我一時失控,被小石頭絆了一下,差點兒一頭撞到樹上。楊芊芊請小潘為大家唱一首歌。他望著我們,故作威嚴地說道,可以,不過,我唱歌時,你們都不准笑。鄭璇說道,能行,我要是笑了,就請你吃一支兩元錢的冰糕。我們口頭上答應,可心裡不知他又要耍什麼花樣。他揚起脖子,清了清嗓子,“嗷嗷嗷”高聲叫起來,聲音拉得很長,叫得很怪。我們忍俊不禁,楊芊芊說道,你這哪是在唱歌,分明是狼叫嘛! 日子一天天地飛跑,部隊首長決定派一輛小車天天接送我們。從那時起,小潘和小李就光榮地“退休”了。時間離小潘退伍還有一個多月。我和他再次見面是在鄭璇家裡。他還是那樣健談,偶爾靜下來的時候,話語間流露出對部隊的眷戀之情,一雙炯炯有神的大眼睛裡也隱藏著幾許哀愁。小潘拉著我的手,情深意切地說道,我走了以後,會想你的。你能把你家的電話號碼告訴我嗎?我好給你打電話。我心情很激動,迫不及待地要為他做些什麼。我倆走出鄭璇家,我急不可耐地想把電話號碼說出口,可他居然阻止了我,說道,你不用說了,我知道。我當時就愣了,他看了看我發窘的模樣,說道,你回家去吧。他頭也不回地向前走去。 一天中午,司機小張到學校接我們回家。車開到半路,他突然改變路線。我們急了,幾乎要跳起來,走錯方向了,走錯方向了!但小張卻鎮靜而神秘地說道,沒有走錯。他把車開到一個大酒店門前,停了下來。我坐在前面,楊芊芊和鄭璇坐在後面。我透過窗戶,隱隱約約地看見小潘和參謀長夫妻倆站在酒店的大堂裡交談。這時,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從酒店裡從容地走出來,逐漸靠近我們身邊。我們低著頭不去看,也知道來人是小潘。我們想笑,又抿著嘴,讓自己不要笑出聲來。我心裡就像蜜一樣甜。我想,那兩個也是。小潘先走到車後面,打開右側車門,他把胳膊一伸,做了個請的動作。鄭璇笑得咧開大嘴,爽快地蹦到外面。他拉著鄭璇的手,剛向前走了幾步,忽然想起什麼,便又返回,繞過去,打開左側門。楊芊芊在裡面撒嬌,就是不出來,還轉過臉衝著他笑。小潘拉著楊芊芊的胳膊,使勁往外拽,說道,快出來,你還窩在裡面幹啥?我差點兒把你給忘了。楊芊芊羞澀地跳出來,他順手把門一關,一手拉著楊芊芊,一手拉著鄭璇,滿面春風地向酒店大堂走去。當時,我還在想,這下可該輪到我了吧。我心裡一直在偷著樂,等著激動人心的一幕出現。可他偏偏看不見我這個大活人,把我晾在一邊。我看著他們漸漸遠去的背影,心裡有一種熊熊燃燒的烈火被冷水潑滅的感覺,好難受。我想不通,我覺得大家平時玩得都挺好,可他為什麼把我單獨扔在一邊呢?還記得在路上,我騎單車太猛了,一不小心和一個婦女撞了個滿懷。那個婦女怒氣沖沖,破口大罵。小潘兩眼一瞪,呵斥道,幹什麼呢!那個婦女立即閉住了嘴,不再言語了。小潘的一身綠軍裝和威武而高大的形象很有威懾力。其實,我不是非要去吃他的飯。只是,車裡只有我們三個少男少女,而他卻不在乎我是否存在。再說,小張還在我跟前呢。我的處境很尷尬。我的臉吊得長長的,心情壞到極點。小張似乎理解我的心情,一路都在不停地看我的臉色,將我送到了家門口。 我把臥室門反鎖,一個人背靠著牆壁愣神兒。任憑小李在屋外怎麼敲門喊叫,我都不理不睬。我閉上眼,盡情流淌的淚水隱藏著一抹不諳世事的無辜。人生如夢,恍如隔世,卻又真實存在。我的夢過了,地球還在轉,日子也依然……
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正月裡,我們那裡的農村人,最大的熱鬧,就是扭秧歌。就是看秧歌。人們早早的就開始盼年,不僅是為了過年能吃上好吃的,也是為了過年能看上好看的。在我們鄉下,尤其是冬天,什麼是好看的呢?當然是秧歌。我們老屯人習慣叫大秧歌。 秧歌,本來就不是舞台上嚴肅的歌舞,是娛樂,是宣洩。複雜一點的,熱鬧一點的,不僅有嗩吶,有鑼鼓,有成百號人的舞之蹈之,還有雜耍,還要弄些花樣,比如弄個“老漢推車”,其實老漢並不是真老漢,真老漢力氣不夠,由年輕力壯的小伙子裝扮,嘴上粘了白鬍子,獨輪車被裝飾得花枝招展,滿載著豐收的果實:金黃的玉米,通紅的高粱,碧綠的西瓜,都是用五彩紙糊成的。這樣,內容就豐富多彩,就不僅僅是娛樂,也有宣傳“農業學大寨”的意義。推車的老漢也不是死巴巴的只是推著車走,要踩著鼓點,要推著車扭。還有“跑旱船”,哪有什麼船,將車糊成船的樣子,一人在前面牽了長長的紅綢,船上盛開著大朵的蓮花,躍動著肥碩的鯉魚,這叫“連年有餘”。“舞獅子”的,也沒有獅子,就是人戴了面具又蹦又跳。無論是哪一支秧歌,隊伍裡總有一個丑角,今天扮成老太太,耳朵上吊兩隻紅辣椒,專門跟推車的老漢眉來眼去;明天扮成孫猴子,前鑽後跳,手裡的金箍棒翻飛舞動,專門驅趕那些擠進了秧歌隊伍裡的小孩子;後天又扮成肥頭大耳的“豬八戒”,專跟漂亮的姑娘作對,那股子死乞白賴的勁頭,惹得圍觀的婦女們一陣陣哄笑。丑角的意義,就是出洋相,逗樂子,製造一種輕鬆愉快的氣氛。在他的感染下,男女社員情緒高漲,達到忘我的境界,把個秧歌扭得熱烈火爆,把個冬天扭得春意盎然。 有時候,秧歌扭著扭著,一群人就扭瘋了。原來,是打鼓的鼓手,暗暗使了壞心眼兒,把個鼓點子越敲越快,越敲越快,快到人們幾乎是腳不沾地,小跑著才能踩上他的鼓點子。雖說是小跑,可又不能亂,身上依然要扭出韻律,扇子依然要舞出花樣。不一會兒,汗水不僅從鼓手的臉上往下淌,也從每個扭秧歌人的臉上往下淌,把臉上的粉彩沖成了七溝八渠的大花臉。男人的鬍子眉毛白了,女人的劉海圍巾白了——全是白花花的霜。扭到最後,有跟上鼓點的,有跟不上鼓點的,腳下的步伐便亂了套,在一片亂哄哄的笑聲裡,秧歌達到了高潮,戛然而止。 正月,真是個快樂喜興的日子。

| 14th Jul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咚咚隆咚鏘,咚咚隆咚鏘,咚咚隆咚,咚咚隆咚,咚咚隆咚鏘! 自由地帶是俺家,當然也是你滴家,兄弟姐妹歡樂頌,哈哈。 自從安家自由版,每天早起急瀏覽,打開電腦才提鞋,穿反。 要問自由有啥贊,好人好文總不斷,偶爾有人來搗亂,打翻! 自由環境很優美,才子佳人有一腿,卿卿我我羨煞人,口水~ 自由二字是面旗,永遠追隨志不移,有時提點小意見,愛你。 俺家兄妹人心齊,力挽狂瀾於險地,有人看著心難受,眼急~ 自由衛生大家治,不許牆上亂寫字,還有隨地亂吐痰,鄙視! 咚咚隆咚鏘,咚咚隆咚鏘,咚咚隆咚,咚咚隆咚,咚咚隆咚鏘! M M向俺要照片,難壞耄耋俺老漢,不是沒有生活照,難看。 要看就看明月姐,德藝雙馨很能寫,壯志未酬抽身去,歎也~ 河蚌本來很怕水,賭徒本不是賭鬼,自從當了店掌櫃,臭美~ rechmond在幕後,佩環不響面不露,誰來掀起紅蓋頭,瞅瞅? 死鳥不死老臣子,不做偶像做飯絲,只要你敢來發帖,頂死! 嫣雨如夢愛做夢,你做人龍她做鳳,龍鳳翩躚舞自由,與共! 咚咚隆咚鏘,咚咚隆咚鏘,咚咚隆咚,咚咚隆咚,咚咚隆咚鏘! 說完領導唱寫手,個個文才大如斗,俺想繼續表一表,吼吼~ 排名難分前和後,大蝦小蝦可能漏,要俺牢牢記住你?送酒。 寫手水手多而雜,兩句帶過那個啥,那個啥來那個啥,別打~ 文章大事貫千古,得失寸心亦未卜,要是帖子沒人跟,添堵~ 說起擅寫下半身,真作假時假亦真,你想偷偷飽眼福?有人! 個人心情有好壞,意識流可真不賴,寫完紅酒寫咖啡,我愛! 政治東西南北中,天災人禍俺更窮,要俺捐款給印泥?做夢~ 小說詩歌也歡迎,字字珠璣夠水平,一篇兩篇讀不懂,汗ing~ 咚咚隆咚鏘,咚咚隆咚鏘,咚咚隆咚,咚咚隆咚,咚咚隆咚鏘! 新年自由何去從?早有規劃報江東,真抓實幹到年終,分紅! 誰說分紅不給俺,說俺一貫愛偷懶?為啥白天不見俺?夜班。 又是一年春來到,恭祝發財身體好!過年小心喝假酒,放倒~ 老漢從來不亂砍,只想一顆真心展。啊呀暈倒一大片!我閃! 咚咚隆咚鏘,咚咚隆咚鏘,咚咚隆咚,咚咚隆咚,咚咚隆咚鏘! 昨夜俺唱三句半,潛水華嘉冒頭看,借問M M可得閒?飯飯~? 三易跟帖最勤快,主帖也見真能耐,抱得美人是阿誰?小釵~ 傷心不是藍眼淚,緣何淚藍似翡翠?只因大海決堤了,灌水! 錯彈音音也搗蛋,滴水不守四處竄,閃了老人家的腰,叫慘~ 雪蓮好像是新人,洋字碼子可亂真,問過hello道聲hi,嗯哼~ 一笑而過笑嘻嘻,瀟灑風度無人敵,如此優秀一G G,誰滴? 都說昭昭不得了,美女網客哪裡找?俺也有心泡一個,太少。 據說秀妹色可餐,可惜無人見容顏,老漢上前拍馬屁,找扁。 咚咚隆咚鏘,咚咚隆咚鏘,咚咚隆咚,咚咚隆咚,咚咚隆咚鏘! 冬日戀歌戀凡塵,九天仙女做凡人,歌聲迷得人人醉,丟魂~ 一度西周老古董,馬甲款式好多種,晃得老漢股戰戰,咕通~ 碎草米米愛嘀咕,沒人敢娶作媳婦,只有一個傻大膽,老鼠。 美女小釵開小差,白天黑夜上網來,惹得衰哥頻騷擾,活該! 既可拿來蓋高樓,也能用於拍人頭,此物人人都曉得,磚頭~ 忽忽悠悠忽忽悠,忽悠忽悠忽悠悠,忽忽悠悠忽悠啥?忽悠! 大年三十水月亮,八十歲的老新郎,誰說此言是胡話?情長~ 鄙夫何曾是匹夫,鄉村山野也華都,小樓一統自空王,慎獨。 咚咚隆咚鏘,咚咚隆咚鏘,咚咚隆咚,咚咚隆咚,咚咚隆咚鏘! 眾裡尋她千百度,木蘭花香香滿樹,香香好聞莫貪聞,迷糊~ 紋絲不動威風凜,冷冷冰冰一麒麟,多做運動防感冒,小心~ 卓吾之後無人越,厚黑不是厚黑學,死纏爛打誰可擋,一絕! 逍遙羅漢是和尚,愛酒愛肉愛姑娘,說是留子作接力,小樣~ 葉陽飄飄飄如葉,伏特加酒似火烈,送上給您取個暖。謝謝~ 歐索米蘿是洋girl,洋裝馬甲T台show,演出結束深鞠躬--Thankyou~ 雨後斜陽薔薇紅,不勝嬌柔弱晚風,人多嘴雜不敢說--愛儂~ 悠然小妹鬼小丫,不伴夜窗不看家,逮到你就揍一頓,怕怕? 南門來輛南瓜車,慢慢吞吞唱悲歌,我問小車你哭啥?沒轍~

| 30th Jun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許多事情總是想像比現實更美,相逢如是,離別亦如是,當的現實的情形不按理想的情形發展,當事實與心願不統一時,遺憾便產生了。遺憾可以彰顯出悲壯之情,而悲壯又留給人一種永恆的力量,也許生活帶走了太多東西,可卻留下了片片真情。有過遺憾的人,必定是感覺到深切的痛苦之人,這樣的人也必定真實的活過,付出過最真的心,用自己的行動演繹過至真至純的情感,令人心動和感慨。 梁山伯與祝英台,若他們真的走到一起,朝朝暮暮,白頭偕老,那有何來千古絕唱的淒婉? 美好的總是太多,我們不能全部得到,但對於已不屬於自己的,就不必再奢望什麼,無緣的人總是留下遺憾,在那一個個熟悉的畫面裡,凋零著各種情緒的味道,在一個個生動的故事裡,多想給他畫上一個省略號,卻在命運的無奈下給他畫上句號,與萬丈紅塵中的空望,洗去鉛華之後的暗傷,將永遠與對方形同陌路。 生命只是滄海一栗,然而卻承載了太多的情非得已,聚散離首,不甘心也好,不情願也罷,生活一直都只是一個謎,因為不知道謎底,只能一步步的向前走。人生會遇到很多感人的緣分,不經意間的萍水相逢,卻發現也可以給以很多,簡單的邂逅和錯過,也可以在心中烙下清晰的標記。 生活不僅有燦爛的笑顏,還會有無言的淚水,任誰也無法輕鬆的跨越。

| 23rd Jun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前些日子,途經一片草地,突然想停下來歇歇。 已是入秋時節,大部分的草都開始泛黃了,唯有一處卻長的格外青綠,格外耀眼,那是一叢水仙。 我見過無數的奇花異草,但是那一刻,我覺得那是我見過的世上最美的花,而不是草。儘管我始終沒找到一個花苞。 我開始迷上那片草地,總會在不經意中靠近,停留。我想我是愛上水仙了。 水仙與我有一段不了的情緣。 那是多年前一個秋日的午後,我也是途經一片草地,累了,想停下來歇歇,就那麼隨意的坐在草地上,漫不經心地撫弄著那些已經開始泛黃的野草。突然感覺眼前一道閃光,不覺有些詫異,猛抬頭,發現不遠處站著一男孩,手裡拿著相機,很專注地望著我,或者只是望著我身旁的這片草地。我有些驚慌,想起身就走,男孩突然開口說:你很像一顆水仙草。我有些許的生氣,我既然像一顆草。可男孩接下來的話卻讓我永遠的愛上了水仙草。他說;‘水仙草是世上最美的花。你是這片草地上最動人的風景。’我從男孩的眼中看到了真誠,那一刻,我堅信世上最美的就是水仙。 之後無數個的清晨或午後,我和男孩會不經意地邂逅於那片草地,迎接朝露或目送夕陽。在那些日子裡,男孩給我講了一個又一個關於水仙的美麗傳說,而我彷彿就是那美麗的水波仙子。 這個深秋,我再遇水仙,再次愛上那片草地。

| 16th Jun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你,真的,上了我的心。 昨天,在床上就突然想了這麼一句話“愛,紋在心上,有,多疼…”。 說過,這輩子,只有你,是我的男人,別人,再也不會這麼去愛,真的好累好累,好受傷,疼的,想一輩子不起床,就可以,忘記,忘記我們的一切一切。 就是忘不掉,竟然,你可以和他說“我願意愛你,我願意不得好死。”。 叔叔,你走吧,放你走,放你走掉。 知道嗎? 現在我,好想陸路,想抱住她,和他說“親愛的,我好難過,好難過。我,心,疼。”。 連陌生人都會心疼我的作為,你,如此的決絕,卻又毫不顧忌的折騰我的人生,你,恨一輩子,算你便宜了。 只是怕父母反對,我決定,要紋身,把我的記憶用最痛最痛的文字紋在身上,記得住,忘得掉。這樣,也會把你紋走。 結束,都結束吧。想聽實話嗎?想讓你死掉,在心裡緬懷你,總比看到的痛要緩解不少。我的愛,對你的,是畸形,而你的心,是鐵石。 為什麼,開始後悔,24片安定,沒把握送去地獄。你和地獄之間,我,會選擇地獄,痛苦會少一點。無論何時,死去的時候,我要喝孟婆湯,要,一定要。忘記你這個,無恥,卑鄙,玩弄我感情的變態。 曾經如此的害怕,還說你,你就離開,害怕惹你不高興,你就離開。你說的那些話,是最好的減肥藥,可現在,我,不需要了。 就算一個人迷失,迷失在最最可怕的沼澤裡,我,也不會不會再求救。死亡,我從沒如此的坦然。 是不是,我是壞人,上帝都不嫉妒我,都不要我的性命。離開,不是更好嗎?讓我離開。 滾吧,這是,你總和我說的話。你如此輕鬆,卻狠狠的讓我傷痛。 現在,滾吧,你這個傻瓜。記得,下輩子,不是讓你娶我,而是,血債血償。 我做不到金娜娜,我會是發怒的“李潤成”。 決絕。

| 4th Jun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我真的想好好的淋上一場雨,不打傘,不 躲避。 靜靜的閉眼抬頭,感受天空的眼淚,還有與自己的一起融合,清新自然的滋味,無從說起!周圍是蕩漾的湖泊,水滴從臉頰著急滑落。 你找不到理由,想法是什麼,生活是什麼。好好的淋一場大雨,好好的生一場大病!真的好期待。 這日子太無語,無所的沉默,代替沒有聲音的爭執。丫丫滴我不是走不動,是學的不夠好,碰壁是我的財富,最大的錢財莫過於每每的失敗、挫折、無助與失望。擁有了如此多的來之不易的錢財,我當然可以肆無忌憚的朝向天空吶喊,一切安好,毋庸掛念,另一個世界的自己,聽好了! 心裡的一切都不能說的過多,免得為自己帶來不必要的麻煩,特別是對他人的評價。一個人,活到現在不容易,你又怎能知道別人經歷過什麼,做過什麼好的,什麼壞的。難道就單憑你一句話就能將一個人定格了嗎,我不相信。輕易的結論,無謂的感覺,與你何干!無論是在現在的世界,還是未來的世界,我都堅信一個人美好的一面與醜陋的一面是平等與融洽的。 以前最討厭下雨的日子,從來就不會準備傘,行人中只有我這個另類不撐傘。可是現在一點點小雨就會問問自己有沒有帶傘呢,真的好杞人憂天的感覺的。雨是傷心的吧,但也是勇於擔當自己的傷心,勇於釋放自我的純天然。是因為這裡經常下雨嗎,竟是何等的盼望雨,大雨…… 下一場雨,拜託大一點,好讓我在這個還算美麗的大學校園裡,痛快的淋一次,肆虐的大病一場,然後,都別來管我,世間的冷態,我要進一步消化,再消化!這就是目前最大的願望了。

| 1st May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文字很輕,我敲擊的手指能夠輕浮地將它點出;文字很重,任我敲擊的手指怎麼敲打鍵盤,就是沒有一絲心靈的回聲。 一些文章隨手翻閱,就成為無聲的文字沙漠;而另外一些,我暫時無法體會,就將它珍藏在生命的某一個角落,等待哪一天,它逐漸成為我的所愛,或者被我移情別戀…… 在文字中跌倒,爬起;但是——別在文字中冒泡! 一些文字壓著我,一些文字抬著我。左右我的文字,就像我追逐的那個,始終不開笑顏;而我疏忽的那些文字,通常就在“燈火闌珊處”。 假如文字可以望穿:那麼,我將用文字豎起一座山,讓自己攀登,領略“一覽眾山小”的滋味。 假如文字可以望穿:那麼,我將用文字搭起一座橋,讓愛心橫渡,領略此岸與彼岸的風韻! 真的,遨遊文字,我把文字當成兄弟,把它當作知心愛人甚至長輩一般,有些時候,還把它當作孩子一樣來疼愛。絕不欺騙,絕不玩耍,絕不在它面前冒泡…… 這樣,文字給予我的:不在是發表時刻那一種輕狂;不再是與人辯論時刻那一種偏激;不在是年少無知那一種樣子等等。我的文字,就是嘴裡吐不出來,而心裡饞的要死那一種。 我不冒泡的時候,它就逼著我裝酷。裝逼,是不是一種冒泡? 文章來源:愛和自由 |作家趙凝工作室 | 窗台上的貓 |陳浩 | 和睦家王惠民醫生的部落格 |about……久久妹妹 | 健康生活博覽 |★魔女克洛蒂的神秘地帶★ | 盧壬子的部落格 |朱健國的BLOG |

| 27th Apr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記不清是第幾次來到這條河邊,我在這座城市已生活六年多,幾乎每天都要從這條河上穿過,早上從南向北,傍晚再從北向南。我租住的房子在這條河的南邊,每天晚上我都要伴著水聲入睡。 可以說,沒有這條河,這座城市將不會出現。我一直在思考河流之於人類生存的重要,我的家鄉也有一條小河,在古籍上竟然也有它的名字,而我的祖先們,只能默默無聞地出生,然後再默默無聞地死去,甚至他們一生的經歷,也是默默無聞的,在史籍上沒有留下一丁點痕跡。一代代人的生死,還不如一條小河的流動。由此,我由衷地對河流充滿著崇敬之情。 來到這座城市的第一天,我就從北向南穿過這條河,到南岸的一所大學裡學習和生活,直到現在,我仍然沒有遠離這條河。河是自西向東流淌的,整座城市沿河向東西兩方延伸,直到近年,河的南岸也開始開發建設。 我經常一個人來到河邊,漫無目的地沿河走動,偶爾看到一棵柳樹被風吹倒,身子歪在河水中,彷彿醉酒的人,失足落水。我看著歪倒的柳樹,用手將它向河岸的方向扶去,卻沒有多大作用。柳樹的樹幹被河水浸得濕漉漉的,摸起來有點涼,好像一個垂死的病人,體溫一點點減退。果然,夏天的一場暴雨,河水上漲,這棵柳樹被洪水席捲,連根拔起,整個兒被河水帶走了。等我再去河岸,看到那棵消失的柳樹空出的樹坑,不禁傷感起來。 在河岸行走,還會發現一隻隻鞋子,橫七豎八地躺在沙灘上,說明著曾經發生的悲劇。夏季天氣燥熱,有不少人冒險到河裡洗澡,意外也就不可避免地發生。城市的報紙上,每年夏天都會統計溺水身亡的人員數字,以青少年居多,這些鞋子,能夠成雙的不多,一隻隻孤零零的鞋子,在長著雜草的河灘上,顯得淒涼。尤其是在秋天,涼風從河面上吹來,吹在身上禁不住打起冷戰。 一條河不可缺少的是河底的沙子,還有河灘上的石頭。大大小小的石頭鋪滿了河灘,我有時也會撿幾塊中意的石頭,帶回住處把玩。我曾撿到一塊青色的石頭,右側有一片白,像一輪彎月,被我稱之為“月出於東山之上”。還有一塊紅色的石頭,表面的石紋竟然像線條畫出的飛鳥,讓我驚喜不已。此外,那些被河水沖刷而成的鵝卵石,更是數不勝數,只怕會挑花眼。一塊黃色的石頭,有著類似於田黃石的質地,拿起對著太陽看,石頭竟然能透過陽光,只可惜個頭有點小,只能放在手裡把玩。 一塊小石頭,蘊含的時間可能驚人地長久。河水從上游的高山之上,將大塊的石頭衝下,隨著河水的流動而滾動,碰撞摩擦。直到河流的中下游,河水變緩,石頭逐漸沉到水底,再隨著每年的汛期向下游滾去,水落石出,遍佈石頭的河灘便成了撿石人的好去處。 與石頭相對應,一塊毫不起眼的磚塊,因了歷史的原因,可能身價百倍。秦磚漢瓦,正是歷史的見證者。我在這條河流的岸邊行走,撿到幾塊說不出名目的磚石,屬於古代的燒製品,拿其與石頭相撞,竟然毫無損傷。一塊形狀似龜的磚石,被我從河岸撿回,對於歷史知識匱乏的我來說,如何鑒定它的歷史年代,只能等以後有機會讓業內專家來判斷。 我沿著北邊的河岸自西向東行走,枯黃的野草隨秋風搖擺,讓人不禁想起古人的詩詞,天高雲淡,秋高氣爽,在這座城市已近初冬的時節,倒也相符。翻閱史籍,我們可以知道古代有許多文人雅士曾漫遊這條河邊,他們飲酒賦詩,放浪形骸,縱橫才情。而我們現代人呢,連走路都想省略掉,出門坐車,在家上網,幾乎不願親自沿著這條河走一走。 這是現代人的悲哀。在這條河的一個彎道處,我還看到了一隻塑料袋裝著的藥片,應該是哪個大病初癒的人,為了不再生病吃藥,將病癒之時未吃完的藥物扔進了這條河中。這正如古人在春天放風箏時,待風箏飛上天之後,就將繫著風箏的繩子剪掉,讓風箏自行飛去。因為古人將放風箏稱為放晦氣,在一年之春,將一年的晦氣全部扔掉。現代人的病症,不僅表現在身體上,還有精神上。物價的持續上漲,收入卻未能同步增加,老百姓的生活壓力日益加大,在物質和精神上對人造成一種緊張情緒。 這條河已流淌上千年,河兩岸居住過一代又一代人,他們早已歸於泥土。河水無言,冬季河水身形消瘦,河床裸露;夏季河水暴漲,淹沒河岸;春秋兩季,成了遊走河岸的好季節。古人的腳力要好過我們,他們搖搖晃晃地從河岸上走過,留下一章章華麗的詩篇。而我們呢,大多是漫無目的地行走,幾百米的距離,便覺勞累,遂歇了腳,乘車返回城市的蝸居。 或許是命中注定的,我與這條河一直保持著親密的接觸。從來到這座城市的第一天開始,一直到現在,我與這條河朝夕相處。雖然它不知道我的名字,而且在幾十年後,我的名字也將速朽。而這條河,依然這樣流著,不急不躁。 在這個秋天,我一個人獨對一條河,秋風吹冷了我的身體,我忍不住躺在河岸的秋草中,高高的野草,隨風搖曳,將我單薄的身體掩蓋。 或者有一天,我將背叛我的出生地,認這條河做我的母親。 文章來源:劉和平的BLOG |The Blog of Columbus | 肖永亮 |The Bottom Line | 利澳克魯尼邵偉的BLOG |《懸疑志》官方部落格 | 【方道 文山流】 |AIR青空的部落格 | 天倫不孕不育醫院幫助您! |【 香北時尚筆記 】 |

| 20th Apr 2012 | 一般 | (6 Reads)
【全名】:貝靈頓梗 【英文名】:Bedlington Terrier 【類型】: 小型犬 【歷 史】   貝靈頓梗原產於英國,起源於19世紀。最初由原產地被命名為羅絲貝林梗,與現在的品種相比身體重,腳也短,用來獵取狐狸、野兔和獾。據說1825年與貝德靈頓的一隻母犬交配生產出了貝德靈頓梗。18世紀末到19世紀初,與惠比特犬、丹迪丁蒙梗等犬種混血後,改良出如此身高、美麗、快速敏捷的犬種,並保持原有的活力及耐力性格。貝德靈頓的礦工用作小動物巡迴狩獵犬和斗犬。1877年首次作為單獨的品種展出。現在它是很好的城市家庭犬和以吠叫報警的看家犬。 【性 格】   貝靈頓梗大膽、強健、敏捷,外形酷似小綿羊,但性格不像小綿羊,有一顆獅子般的心。一直被用來驅除小害獸,獵水獺、狐狸等。性格與美麗的外表極不相似,爭鬥心強,是具有強韌下顎的品種。貝靈頓梗保留著較強的心理刺激的需要,若缺乏足夠的運動,可能對它是致命的。一般適合小孩,適合城市生活,既能適應炎熱的天氣也能適應寒冷的氣候,是優秀的守門犬、忠實的家庭犬。貝靈頓梗被毛修剪技術十分複雜,因而在第一次修剪時最好有專家做。對於喜歡乾淨的飼養者來說,貝靈頓梗不脫毛是最大優點。 【體 型】   身高:38~43cm   體重:8~10kg 【頭 部】   頭部無眉毛,頭蓋窄似粒狀,冠毛一般是白色。   耳朵尺寸適中,似杏核,耳根低,緊靠著雙頰下垂,耳朵上有絲狀白穗毛。   眼睛小,有光,凹陷,最好的為三角眼,眼睛的顏色與被毛色相配合,例如藍毛配暗色眼,藍與褐則配淡色。 【身 體】   身體結實且優雅,有柔軟性,胸部厚實,肋骨扁平,背部有曲線,腰部呈弓形。 【四 肢】   四肢長度適中,結實,由於背部及腰部彎曲,後肢看起來比前肢長。   足部長且肉厚,和兔族相似。   尾端細,長度適中,微微彎曲,有一些裝飾毛,尾根低,不朝背上彎曲。 【被 毛】   被毛與其它梗類區別之處是有捲曲的被毛。下毛如綿羊羊毛狀,毛色有藍色,藍和褐色,赤褐色,深灰色等多種顏色。

Next